59歲中年女人喜上眉梢:再也不用給丈夫家當「保姆」了

团团 2020/08/20 檢舉 我要評論

今天看到王阿姨時,她正拿著舞扇笑呵呵的和朋友一起去跳廣場舞,看到她現在能有這樣的好狀態,真是一點都想不到她之前的幾十年是怎麼過來的。

有些人對她非議,說一大把年紀了還學年輕人離婚,真是越活越糊塗了。

也有些人對她讚美,說好不容易解脫了啊。

我想判斷離婚該不該的一大標準就是離婚前後的狀態對比,若是離婚後,日子過得越來越紅火,狀態越來越好,那證明這婚啊離對了,反之亦然。

其實,在我們現實生活中不乏看到「王阿姨」這類的人,為了家庭為了孩子轉悠,操心操力,湊合一生,委屈一生,想離不敢離,缺乏勇氣和力量,然後在找藉口說誰都是這樣過來的,自己也不例外。

與其說她們看開了婚姻,倒不如說對自己認命了。

我就是這個命,受苦受累的命,誰來都不好使,誰來都一樣。

王阿姨年輕時候非常命苦,23歲嫁給同村丈夫,一起蝸居在老房子裡,每天除了幹農活就是伺候一大家子,最幸福的時刻大概就是睡前能泡個腳了。

婆婆是個難弄的女人,對丈夫甚是關愛,對兒媳甚是嫉妒,見不得她好,王阿姨看在眼裡,委屈在心裡,做什麼都要被挑刺,都要被說上兩句。

王阿姨想攢點錢,到時候把老房子推到重建個小洋房,這樣住著也舒坦些,可婆婆聽了竟然摔碗罵她敗家,這房子在她沒嫁過來前就住的好好的,怎麼她一來就要把房子推倒呢。

一旁的丈夫聽了也罵她多事,瞎折騰,把母親惹生氣。

自此之後,王阿姨再也沒有說過房子的任何事,一說就是引爆一顆雷。

年輕時候的王阿姨也是個懦弱的女人,嫁雞隨雞嫁狗隨狗,一切以夫家為大,讓他們不高興的事絕不會做,即便自己受欺負也只會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咽。

人家都盼著早點到春節好一家人團圓,可王阿姨這輩子最怕的就是春節了。

每到這一天,婆婆就會吆喝上親朋好友一起來家裡吃飯,於是從買菜,擇菜,做菜,全都是王阿姨一人忙活,有親戚看不下去想去打下手幫忙,婆婆立馬拉住他們,說兒媳婦不幹這些事哪還算是兒媳婦,讓她做吧,別管了,我們看會電視,等吃飯。

親戚看了婆婆一眼,明知是故意刁難,也無話可說,畢竟是別人家的家事,不好摻和什麼,但臨走前還是會對王阿姨說聲幸苦了,吃飯的時候也一個勁誇王阿姨賢慧能幹。

等到那天過去,王阿姨這手腳和腰啊必定要酸疼上三四天,嚴重點都不能下床,可婆婆看了只會罵她矯情,一點都沒有體諒的心。

王阿姨的丈夫是個媽寶男,一切為母親至上,母親說什麼他就做什麼,就連娶王阿姨也都是母親安排的,就因為王阿姨性格懦弱,好掌控。

早年丈夫外出打工,沒掙到多少錢就把腿摔了,從此落下了病根,走路都一瘸一拐的,他覺得自己已經是個殘廢了,一直不出去工作,攤在家裡混吃等死。

於是,這養家的任務就交到了王阿姨身上,她每天兩點一線,從不間斷,哪裡能掙錢就去哪裡,畢竟孩子還需要撫養,以後用錢的地方多了。

那時候兩個孩子正在上學,每天上下學都是王阿姨接送的,有時候下班晚,等接到孩子回家已經是晚上八九點了,可家裡沒有一個人燒好了飯,全都等著王阿姨來,婆婆甚至滿臉怨念,怪王阿姨要把他們一家餓死。

生活受到的苦王阿姨能忍,但精神上受到的苦,王阿姨更是無人訴說,丈夫從不體諒她的艱辛,把她當保姆一般吆喝來吆喝去,一有什麼不如意,非打即罵。

很多次,王阿姨都想到了離婚,可看了看孩子,再看看這一大吸血鬼家庭,想要逃離何其的難。

王阿姨說她那時候最大的願望就是婆婆趕緊死。

可好人不長命,禍害遺千年,婆婆硬是活到了王阿姨55歲,折磨了王阿姨大半輩子才肯撒手人寰。

這段期間,婆婆隨著公公一起離開,丈夫依舊爛泥扶不上牆,幾個孩子早已成家立業,日子滋潤。

原本該享清福的年齡,王阿姨還是沒有選擇安逸,因為她想要多攢點錢,然後離開這個吃人的家。

懦弱委屈了大半輩子的王阿姨,恐怕這是她最勇敢的一次決定。

她開始給人帶孩子,給人做保姆,每月也有不錯的收入,遇到好一點的雇主,還會多給點紅包,就這樣,才過了兩三年,王阿姨就已經攢了不少錢。

所以當她向丈夫提出要離婚的時候,也是那麼的底氣十足,幾個孩子也是紛紛贊同,願意支持媽媽的決定。

丈夫自從沒了母親後,就失了魂,做什麼都提不起勁,在看到離婚協議書的那一刻,他卻笑了,說了一句,該來的總會來,然後沉重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但是,王阿姨念在夫妻一場,還是給丈夫留了幾萬塊錢生活費。

離婚後的王阿姨,依舊在工作,但工作之余開拓了自己的興趣愛好,那就是跳廣場舞,離開了惡劣的生活環境後,整個人精神了不少,連話都說了不少。

她說,這是她這輩子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,再也不用給夫家當「保姆」了。

我們聽了,都為她高興,總算能脫離苦海,活出自我了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