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了,縱有千般柔情,也都已是過去,未來我不想與你有任何交集

团团 2020/08/27 檢舉 我要評論

田司楊回去找童麗,童麗仿佛換了個人,人清瘦了,眼睛更大了,一雙眼睛凹成了時髦的歐式眼。童麗抹著淡淡的裝,一改往日穿衣職業化的風格,她穿了一件鑲著字母鑽的乳白色背心,一條闊腿牛仔褲背帶褲,紅紅的嘴唇,紮著靈動的馬尾辮,簡直就是一個青春美少女。

童麗怎麼可以這麼漂亮,高挑的身材,白皙的皮膚,一笑倆酒窩,還有兩顆小虎牙。四十二歲的童麗離開他,怎麼可以成功的活出了少女情懷?田司楊百思不得其解。

這一刻,田司楊突然想起十八年前童麗的樣子,一樣的活潑加氣質高雅。

他們是自由戀愛,二年後修成正果。當時田司楊家庭條件不好,是童麗父母陪嫁她一所小平米樓房,作為婚房結婚的,雖然小,那畢竟是自己的家。田司楊能夠娶到嬌妻,而且還得到岳父岳母的經濟支援,他能不開心嗎?

剛為人夫,田司楊全心全意愛童麗,他也在岳父的幫助下辭職自己開了公司,他很努力,公司一天天步入正軌,他們有了可愛的女兒。田司楊覺得他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,有溫柔漂亮的老婆,有活潑可愛的女兒,有一個溫馨甜蜜的家。

所有的幸福,都需要兩個人的共同努力和珍惜,隨著田司楊公司規模的擴大,他的應酬也越來越多了,雖然沒有夜不歸宿,但是也經常是淩晨一、二點才回。童麗最初每天都等他,後來他回來的太晚,她只好一個人先睡。女兒嚷嚷好久都見不到爸爸,媽媽說爸爸早出晚歸掙錢供她讀書,女兒並不領情,她想要爸爸陪她。

田司楊出軌,童麗並不意外,因為他種種表現,讓她早有預感。童麗從小就沒受過委屈,她要離婚,田司楊懇求她原諒,父母勸她男人都會犯這樣的錯,孩子還小不能沒有完整的家……

童麗原諒了田司楊,不過她的心是碎了的。只要想起田司楊和情人在一起卿卿我我,童麗就痛的不行,這個世界哪有什麼原諒,只不過是拿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。

如果田司楊回心轉意,和她好好過日子,再痛,她也願意忍了,畢竟她很愛他,畢竟可以給女兒一個完整的家。

離婚是田司楊提出的,他二年之後又和那位小情人在一起了,而且情人還懷了他的孩子。

田司楊寧願放棄公司,放棄童麗和女兒,放棄他們曾經幸福的婚姻,他就想對得起情人,而且田司楊骨子裡更希望情人生個兒子,他認為有兒子的人生才算完滿。他和童麗一直想生個二胎,可是女兒出生後童麗再沒有懷孕。

童麗並沒有做的很絕情,公司給了田司楊,不過他折現給她一大筆錢。畢竟田司楊是女兒的親生父親,他日子過得太寒酸,對女兒並沒有好處。

離婚之後,田司楊很快就和情人雨墨結婚了,懷胎十月,生了個女兒。

童麗帶著女兒生活,她不阻止女兒見田司楊,可是田司楊的小妻子把他管的嚴嚴的,見一次女兒,回家就和他激烈地吵一次,甚至還打電話侮辱童麗,說童麗勾引她老公。

童麗懶得搭理她,只是勸女兒儘量少打擾爸爸,畢竟他有了新家,又有個女兒了。離婚之後,童麗把更多的精力都用在了工作和教育陪伴女兒上,她發現女人的幸福不是男人給的,而是自己給的。你越看重男人,男人越會傷你,你越恪守婚姻,婚姻越無法幸福。只有自己主宰自己,把自己活得精彩,才更真實。

田司楊因為雨墨的胡攪蠻纏,他也徹底遠離了女兒和童麗。離婚之後,公司遭遇資金刺字,當初那些和岳父是老關係的客戶也不再合作。

那個溫柔甜蜜的雨墨,怎麼變成了不修邊幅的家庭主婦,而且還兇悍無比,孩子帶不好,家務活做不好,就連一頓飯菜也做不好,天天嚷著花錢,癡迷網購。最讓田司楊傷心的是,他公司運營正需要資金,雨墨卻網貸了十幾萬全部消費。

雨墨說:我沒受過苦,過不了窮日子,田司楊你可以拮据,但是我絕不能委屈,說不上哪天你在外面找個小情人,你像拋棄你前妻一樣拋棄我。

「雨墨,我多麼的愛你,為了你我拋妻棄女,你居然一點也不為我考慮!」田司楊看清了雨墨的真時面目,他後悔了。

當初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雨墨主動靠近他,給他銷魂的一笑,他就神魂顛倒了。年輕的女人,哪裡都是魅力。他與雨墨出軌,心裡對老婆童麗是愧疚的,可是他又陷入在婚外情裡無法自拔。

所有的路都是自己走的,公司不再盈利,田司楊把公司轉讓還債。他又回到了打工的行列,人到中年做慣了發號施令的位置,再委身在他人手下被領導,心裡有說不出的憋屈,沒辦法,他要養家糊口。雨墨對他的態度也變了,他們的愛情也沒什麼不同,過起日子一樣雞飛狗跳,也經常因為錢吵的天翻地覆。

田司楊越來越懷念和童麗在一起的日子,千金散盡,愛情不復。當他見到童麗時,他有一肚子苦水想和她說,他更想和她重新開始。當他看見童麗那一刻,他什麼也說不出來了,童麗依然是一個優雅高貴的女人,他高攀不起。

童麗只是和他點下頭就擦肩而去,她的世界再沒有他,縱有千般柔情,也都已是過去,未來,她不想與他有任何交集……


用戶評論